毅行湖南百公里,坚持只比放弃多一画

2021-05-11 11:33:21 [作者:鲁禾] [责编:周佩]
字体:【

湖南百公里每年分为春秋两次,4月17-18日,10月30-31日,毅行者们需徒步两天,沿着湘江从长沙经过湘潭到达株洲,全长将近百公里,日均约七万步。

4月13日下午1点38分,2021年湖南百公里湖工大咨询群正式发布物资领取通知。虽然清明前后总是阴雨绵绵,但是此时天公赏脸,暂时没有落雨。
4点左右,雨开始一滴一滴地落下,开始算得上是点点滴滴的小雨。后来则成了无数条连续不断的线——倾盆大雨,再慢慢小下来,而后又大了起来,使人不禁诧异这天怎么如同孩子的脸,说变就变呢。
此时正在分发物资的工大湖南百公里负责人郭昆鹏介绍说,发物资的时候一大半都是下雨天,有太阳的天比较少见。
“反正去年也是下雨天,今年也是下雨天,因为这个季节正好是下雨的季节。”
几年前他还是工大土木学院的学生。大一时参加了湖南百公里,后来听说要招负责人,就从大一开始一直做到现在。毕业后就职于Newth新青年。负责人算是他的副业。
“这是算我一个业余的小乐趣吧。”他笑笑说。
“我那时和负责人一起玩,他带着我来做。后面他毕业以后就我来做。后来我也毕业了,就交给了他们。”
现在在负责这件事的也是工大的学生,只是因为他们最近太忙,临时有事,他才过来“顶一下”。
“就是一届一届往下传的这种。”他五指交叉,手掌轻轻捏了一下。
简单聊了几句后,他又回到了物资领取点旁,给还没来的同学一个个打着电话。此时是下午6点26分。

正式出发:春风得意马蹄疾

湖南百公里起点位于长沙洋湖水街南广场,有人选择提前一天去长沙,也有人选择当天早上从株洲坐车到达起点。
4月17日5点20分,天空还是灰暗的色,路上亮着的只有星星点点的路灯。此时工大正门前的空地上已经稀稀拉拉站了不少人,有的拿着面包牛奶作早餐吃着,有的和身边伙伴低声说着些什么,有的只是站着或坐着,看着远方灰亮灰亮的天色。
熙熙攘攘一阵后,司机师傅扭头看看:“8个人换车啊,这里怎么就3个,哦,后面有个女孩子挤了一下是吧,还有人没来的你们通知一下。”
这时有个女孩子轻轻地说了一句“我旁边的座位是空的呢,那个男孩子不好意思坐。”
师傅当然是没有听见的。
5点40正式发车。师傅刚刚准备开车,一个女孩在车门关闭的前一秒冲了上来。
“发车了,没来的也不等了。”
飞驰的大巴车,车窗上快速移动的房屋、树木、道路,还有零零散散的行人,一切都和平常的旅途相差无几。此时一个女孩打电话的声音越来越大,1分钟过后,她来到了驾驶室旁,此时是5点55分左右,司机正在等红绿灯。
“田心立交桥下还有8到10个人等在那里,他们很纳闷为什么这个点了还没人接他们。”
“不是吧,另一辆车已经跟在我们后面了。让他们给负责人打电话啊。”
“打了几个负责人都不接,打到我这里来了。你给那个司机打下电话吧。”
“师傅说不知道田心立交桥下还有人,现在回去时间就来不及了。”
交涉一番后,师傅决定不回去。
“你们只能自己拼车了。”女孩抱歉地对电话那边的人解释说。
6点45分左右,大巴到达起点。此时的天已经很亮了。广场上已经有了很多身穿蓝上衣,头戴橘帽子的身影。喇叭大声播送着一签一签,各种团体在各种位置合影,也有人已经踏上了毅行的道路。随意一瞥,每张年轻的脸上都写着激动和兴奋。

第一天:半百结束

在半百终点,一个男孩子走过这里时说,“半百结束了,从现在开始才是真正的战役。”
靠近第一天终点的红绿灯路口,司机对着毅行的人群鸣笛三声,大声喊:“加油。”毅行者们大声回应他说:“好!”
第一天的终点为湘潭体育中心。一个滴滴师傅介绍说,平时这里是没有人的。只有每次毅行者们来了,这里才会热闹一些。
“每次看着你们这些孩子走的一瘸一拐的,我只是觉得心酸,不是心疼,是心酸。都是半大的孩子。”他只是一直强调说心酸,不是心疼,只是心酸。

第二天:爬巨石过水坑

第一天走的大多还是平坦的公路。到了第二天,则变成了在风雨中、泥路里艰难前行。
这时拉客的司机师傅也多了起来。
他们不停地喊着:“下一个签到点的,到下一个签到点的。”“坐的士啊走不动了坐的士啊。”
据一位司机师傅说,他做这个已经有六年的时间了,每年的两次活动他都会过来。
“第一天坐车的人不多,第二天坐的人多,特别是后面的人,越后越走不动。坐车的男生女生都有,喏,那就是个男生。”他边说边指着车上的一个男生,那个男生抬头看了我们一眼,而后又迅速地低下了头。
“我们做这个当然是能赚钱才做,不能赚钱我做什么。收益也不少呢。”边说他边展示了微信收款截图——二十元。
“上车吧,就二十元。”在记者要走的时候他还是非常热情地邀请我们,“后面还有十几公里呢。”
我们离开时,他还是站在那里,反复向走来的毅行者们问着,“要车吗,后面还有十几公里呢。”
对于李红来讲,第二天太难了。因为第一天穿的靴子,她的脚已经起了很多水泡。
“走的时候只觉得可能有,结果回了酒店脚上全是水泡。”最疼的是脚底的水泡,也是最严重的。
第二天起来,她发现自己的脚疼痛无比,完全穿不了鞋子。最后她做了一个决定——穿拖鞋走。
“每一步都像有虫子在往伤口里钻一样,我能感受到它在发热。”
走到倒数第三个签到点时她来到了医疗点,医疗人员看了一眼她的拖鞋说,“如果没有别的鞋子,没有防水的鞋套可以让你的脚不碰水的话,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走了。”
这些都买不到。她就用朋友要来的四个塑料袋,把脚系起来,用卫生纸垫在脚尖和脚后跟,尽最大可能防止伤口进水感染。
“路上遇到了好多的士司机,他们不停地劝我说你这样子别走了,我就收你20块钱,你这样后面还有十几公里,走到最后还要花多的钱去医院。”
“我说这不是钱的问题,他们只是再看我一眼,然后不再说话,把车开走了。”
“事实证明可能我当时坐车后面都会好一点。
倒数第三个和倒数第二个签到点之间的距离太长了。雨水密密麻麻地落下,她的脚在泥水里一点点前进,每一次抬起与放下,都是剧烈的疼痛与伤口神经的拉扯。
终于到了倒数第二个签到点,但她的脚已经无法支持她走完剩下的路途了。
“你就是那个穿拖鞋走的女孩子吧,你在我们队里都出名了。你别走了。坐收容车吧。”医护人员劝说着,是以毋庸置疑的口吻。她很犹豫,最后只有6.8公里了,我要在这个时候放弃吗?
“你就是那个穿拖鞋走的女孩子吧,你上车,但是我不盖章,你这样的情况走到这里,很不错了,很多人都不如你,你已经走完了。”收容车的叔叔过来解释着。
最后的6.8公里,她说没有遗憾了,“我觉得我很厉害了。我也算走完了这百公里。”她认真地说。
但这对于张强来说不过是散步。第一天五十公里的路途,他大概六点走完。大多数人走完以后都是弓腰驼背,蹒跚前行,他却是健步如飞。
“等两个女孩子走等了一会儿,一个人走我应该会跑一会儿走一会儿,大概下午四点之前能到。第二天没太等,是两点半到的终点。”
最后的6.8公里,他觉得挺短的。他脱下外裤外衣,一开始就直接跑了两公里。休息一会儿后走了几步,最后3公里继续跑,还剩1公里时休息了一会儿,就直接跑到终点了。

他解释说跑一会儿走一会儿,脚会更舒服些。问起原因他只是说,没什么原因,经验丰富而已。

终点:等待下一个挑战

最后6.8公里,大部分人都是一个人,固执地、一瘸一拐地走着自己的路,在这段路上,没有出租车。大家只是目视前方,看着路标一点点近了,3KM、2KM、1KM,前方的路标并不多,但在这最后3公里,却是一公里一个路标。
最后500m,大多数人都开始奔跑,“就这几百米了,冲过去。”
到终点时记者看着他们眼熟,便试探着问,“我怎么好像一路上都见过你们?”
他们只是腼腆地笑笑说:“我们从长沙来的,一路跟着你们到株洲,你们到哪儿我们到哪儿。”说着便抬着小车去向了人更多的地方。
大喇叭里不停地喊着:“西瓜菠萝便宜卖了,两块钱的西瓜一块钱的菠萝啊。”
记者走上前说想问些问题的时候这些大男孩很害羞,推着一个小姐姐就说,问她问她吧,她最清楚。但在小姐姐说话时他们也会偷瞟几眼。
据小姐姐介绍说,每次活动组委会会联系他们,而每次大多都是连队不同的人来分发行李,“别的人有别的任务嘛。我们只是负责把行李搬下来发给你们,现在行李还好,秋季的那次人会多一点。”
采访时他们正好在吃饭,问起他们的吃饭时间,小姐姐只是平静地说,“差不多吧,中午有时候一两点吃,很正常。”

后记

湖南百公里的参与者大多数是大学生。
路途上听到挺多人说,父母听说他们报这个,都觉得他们在开玩笑。
“我妈说你报这个干嘛呀你又走不完。我就想告诉她,我能走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