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线战“疫”日记 | 李杰:在武汉的社区医院做志愿者的酒鬼酒人

2020-02-18 15:39:14 [作者:王能汇] [责编:曹盛家]
字体:【

华声文体2月18日讯 2月10日,是许多城市全面复工的日子,武汉也进入了战疫情大决战的时刻——要检测出所有的疑似患者。上千万人的城市,排查工作的第一线,落在了每一个社区医院。酒鬼酒公司武汉销售主管李杰,奔赴了社区前线。

李杰所在的硚口区汉水桥社区医院,有50来名医护人员。在大决战的时刻,人手非常紧缺。2月6日,李杰向酒鬼酒公司报备后,成为了一名志愿者。

每天上午11点半,持续工作到晚上6点下班。期间,需要武装好全身:一件防护服,戴两个口罩,里面一层手术口罩,外面一层N95的防护口罩,每只手上戴2个手套,每只脚上2个脚套,再戴上一个头罩和防护眼镜。

全副武装下,呼吸困难,持续工作6个半小时,中间不能喝水,不能上厕所。

工作也很繁忙。市民来社区医院做检测,需要量体温,登记信息,然后每来一个市民做完检测后,李杰需要给社区医院楼层里再重新消一次毒。此外,还需要搬运医疗物资。

而隐形的威胁同样存在。虽然防护已经武装了全身,但并不是就确保了安全。邻近的社区医院,就出现了医护人员感染的情况。而李杰前公司的领导做志愿者,因为感染去世了。

到第一线去做志愿者,李杰并不是头脑一时发热,他有一些底气。

这次疫情下,主要是一些老年人或者有潜在疾病的,会更危险。而35岁的李杰1米81,平时爱好运动,锻炼多,身体不错,这增加了他的底气。

单身一人生活,与家人自动隔离了,也是他去前线的重要原因。“因为家里人都平安,爱人带着儿子在另外一处地方暂住,我才没有后顾之忧的去做志愿者”。他的儿子才三岁,三岁的小朋友从封城开始,已经有半个月没有见到爸爸了。

“每天结束社区医院的志愿者工作后,就自我隔离,不与家人和外界接触,避免交叉感染”。

“吃的方面,早餐我自己在住的地方随便做点垫垫肚子,社区医院中餐和晚餐都有工作餐,没什么问题。”

“做出这个决定,如果说家里人不担心,那是假话,但是家人理解并支持我的决定。”李杰说。

李杰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很普通。“武汉有2万多志愿者,我表弟也是志愿者。而表妹,在一个社区做书记,每天早上4、5点出门,工作持续到晚上11点多才回家。”李杰觉得自己所作的工作,实在是普普通通。“现在默默做事的人太多了。”

“现在我们这边的疫情还是很严重,我也没有多想。现在都挺难的,我是一名共产党员,我觉得应该力所能及地去做点事情。医院有专业的医疗团队,那我就去社区医院。”

35岁的李杰,去年12月刚刚加入酒鬼酒销售团队,是一名酒鬼新兵。这位酒鬼新兵不仅有多年的白酒销售经验,是一个有13年党龄的“老共产党员”。

“其实促使我做出这个决定的,还有另外一个原因,就是公司对我们的关怀。如果公司放弃我们了,我肯定没有这么坚定的信念去为别人为社区为社会做些事情。来到公司以后,发现公司非常有温度,领导们一直很关心我们”。

“酒业领导专门将我们在湖北的同事建立了一个微信群,关心我们每位同事及家庭的情况;物价上涨,对我们每位同事进行物价津贴直至疫情结束;在医疗物资非常紧缺情况下,筹集口罩给我们每位同事单独寄出,尽力保障我们和家人的安全”。

李杰说的每一句话,平实无华,如果没有一颗对党、对人民群众坚定又虔诚的心,一定讲不出这份朴实。他的身上,虽没有惊天地泣鬼神的可歌可赞,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带头作用,在这位同志的身上却充分体现。

党员的先进性,不一定体现于伟大的工作,不一定彰显于非凡的成就,不一定依托于感人的事迹。临危不乱,迎难而上,先锋模范,可见一斑。

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,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。正是因为这个城市里有着许许多多像李杰一样的好党员,好同事,好爸爸,好志愿者……武汉才一直没有倒下。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