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自上路,放空自我,我的百公里独行日记

2019-11-25 15:21:48 [责编:周佩]
字体:【

11月2日清晨,和小伙伴踏着晨雾与露珠而来,一签之后,由于一些原因便成了一个人的湖南百公里。

沿着湘江行走,时刻观望着辽阔的江岸,游轮与小船上的白帆也像刚刚睁开朦胧的睡眼,缓缓地飘浮在江面上。不很久,日出江花红胜火,江面上的一切仿佛都随着波光轻摇,惺忪又慵懒着。一路走着,塞上耳机,预估距离补水点还有足够的时间,悠然漫步,一个人也得个清闲自在。

脑海里忽而闪过张岱湖心亭看雪的场面,天光黯淡,童子划桨载张岱前往湖中央,张岱却说“独往湖心亭看雪”,如今我随着庞大的队伍缓缓移动,人流前后无际,我又何尝不是“独往”呢?如此想着,愉悦的心情在那一刻有一分空空荡荡的。

在第一个补水点看到各种吃的便又勾起肚子里的馋虫,买了一碗面照常舀了一勺辣椒,辣椒在碗里尚未拌开,面条上也只吸溜了些红油,奈何这辣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击了味蕾,攻破了喉咙的受辣限度,没几下子便灼烧了胃。还没吃几口眼泪就簌簌直落,有苦难言,只好忍痛割爱,亲手把剩下的大半碗面条送进了垃圾桶。

一天下来,虽然是一个人在行走,但也算不上落寞。因为不管是指引方向的交警、随时跟拍的摄像师,还是在你的签到卡上盖章、发放路餐和饮料的工作人员,他们不会忘记对你微笑,跟你说一声“辛苦了”“加油”。一路上,我见过很多这样的身影,我把他们都叫做温暖。

晚上一个人手忙脚乱地领完帐篷,就近找到花坛里的一小块地,麻利地将帐篷搭建完毕,干脆利落令早就在我前面合作搭建却失败的两个男生瞠目,激动地站起来称赞我,还狐疑地询问我:“你是真的第一次搭吗?”我笑了笑,应了一声就迫不及待地钻进帐篷。

帐篷后面是不到一百米的晚会舞台,气氛十分火热。慢慢地,四周帐篷人群的喧闹声逐渐减小,看看手机上的电量格显示为4,充电宝上的灯光只亮起一个微弱的橙色光点,下意识地给几个重要的人通了几个断断续续的电话后,已经没有力气担心明天的里程了。信号让人无奈,电量更加堪忧,随意擦拭了一下身体我就裹好睡袋,马上就睡着了。中途醒来,看见电量已经过了30,闪电图案还在,又释然地睡下。

第二天行走在滨江岸上的文化长廊,即使昨晚早早入睡了,也不免苦于最近每日睡眠时间5h+需要偿还的代价,好在这里的风吹散了高温与汗水,堤岸上的每一首诗词,我都一字一句看过。有东西能够聊以寄情,也不至于一边走着一边撑不开打架已久的眼皮。

突然,刘禹锡的那句诗映入眼帘:

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”

不知怎的,我情绪陡起,就像感冒的人喝了恰好温度的热水,精神随身体通畅也慢慢复苏了过来,即使脚步跟不上心情,也是轻快了好些。

又看到一群大人脚步到现在依然矫健,不断追赶与超越,他们阔谈与嬉笑的爽朗姿态,让我再一次感觉到生命的活力。走过长廊,困意正在一点一点散去。

最后三签,脚步明显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。无奈怕错过签到时间紧追慢赶。心里暗暗催促自己,但即使从未停歇,也时时只能看见前方旗帜被遮挡后隐隐约约的红色,力不从心,徒呼嗬嗬。幸好总能在“山重水复疑无路”时找到签到距离的标志,算是没有辜负自己不在非签到点休息的决心。

看到最后一千米的标志牌时,我走路的姿势已经严重变形,整个身子恨不得都贴到地上,也没有力气跨过马路去拍照了。

我本以为已经走过了那么长的距离,在最后一千米,即使身体无比疲劳,大家也应该有情绪去调动。但是真的到了最后一千米,才发现我身边的人们竟都还是原来的速度甚至更加放松地行走着,除了那些一直在有序行进的团队,根本就没有人冲刺。

也是,这才是最后一千米最真实的样子。我们好不容易一步一步踩实了路上凹凸不平的石子,穿过小道也跨过大桥,在那么长的距离里,我们强迫自己不停歇地走下去,或因为害怕错过签到时间而让之前走过的路都作废,或因为听说肌肉有记忆而不敢停下。我们在两天的时间里只做了这一件事,那就是行走。身体已然麻木,思想不断翻覆,信念没有动摇,只是这种挣扎感却一直挥之不去。

到了最后一千米,激情消去大半,喜悦与期待还在,只是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喜形于色、手之足之舞之蹈之了。

突然间思想变得纯粹了,担心与焦虑一扫而空,只知道将到达终点,只知道要奔赴前方。思想轻了,身体毕竟还是突然经历过几十公里的身体,无法转眼间身轻如燕,不如任脚步顺流而行,慢慢感受最后的旅程。

走到终点,照常签完到,随即而来的是递在我眼前的证书,那一刻,难以置信要比兴奋来得多,走了这么久,就这么结束了?

直到我随后接下沉甸甸的奖牌,感受到它的金属质感在手掌里的真实重量,心才踏实了下来。哦,这是真的属于我的荣誉,我已经完成了我的湖南百公里。

晚上在回学校的公交上,遇到也是湖南百公里回来的学姐,我们一起聊着中途的见闻。她问我:“在中途的时候,你有没有一点想要放弃的念头?”

我顿了一会儿,然后可以确定地对她说:“没有。”

其实,直到她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才开始思索放弃这个词。路途遥远,双眼用来眺望,双脚用来走路,没有精力多想,只知道要一路向前。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百公里于我,也不能说是一种考验,我更多地觉得这是一次体验,是独自上路、放空自我的一趟旅程。

关于苦和累,毕竟这里的大多数人不是日常徒步四五十公里,疲惫是难免的,但是对于我这样一个独行者来说,绝大部分是在享受旅程,因为没有人可以倾诉苦累、发泄怨念,也没有人会在你感受由衷喜悦的时候分散你的注意力。有的只是无言与当下的感受,就像走到一天里的最后几程又看到美丽风景,即使没有力气掏出手机在去截取那些时刻,心里的愉悦感已经是实实在在地有了。

走过了湖南百公里,我知道这只是个开头,日后独自行走的日子里,愿自己仍有这样的毅力和决心。

文字:张欣钰

配图:张欣钰



相关新闻